【广发宏观吴棋滢】财政收入表现平稳,但土地市场影响初显

原标题:【广发宏观吴棋滢】财政收入表现平稳,但土地市场影响初显 来源:郭磊宏观茶座

wuqiying@gf.com.cn

广发宏观郭磊团队

报告摘要

第一,7月财政收入表现平稳,同比增长11.1%,基本持平于6月;排除基数因素后的两年年均复合累计同比在6月的基础上进一步回升。前7个月收入达全年预算的70%,显著高于历史同期水平。分结构来看,非税收入则较前期有所回落;7月财政收入主要依赖于税收收入增速的加速。

第二,四大主要税种中,企业所得税、国内增值税、个人所得税分别贡献财政收入的7.6、2.5、1.0个百分点,其中的国内增值税增速有所回落,与同期经济数据表现相符;但企业所得税增速有明显回升。基于消费的缓慢恢复,消费税整体仍处于负增区间,但高基数之下月度同比降幅依然有所收窄。

第三,外贸环节相关税中,进口环节增值税和消费税、关税增速较前期有所回落,与同期进口放缓吻合;土地地产相关税种涨跌互现;车辆购置税速由正转负,与同期汽车产销数据亦基本一致;证券交易印花税增速有所下行。

第四,7月财政支出表观增速由正转负,但这与去年疫情影响下的堰塞湖效应有一定关系,排除基数因素后两年复合增长由前值的-4.0%上行至6.1%。分结构来看,7月支出分项中表现最强的是城乡社区事务,其次是教育、卫生健康、社保就业等分项,两年复合增长有所回升;交通运输项表现仍差,与同期的铁路投资增速显著下行的情况相符。年中政治局会议“加快推进十四五规划重大工程项目建设”定调后,后续这一领域支出是否会有反弹值得观察。表现较差的还有文化旅游体育传媒领域的支出。

第五,在土地市场景气度下降的影响下,7月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增速下滑17个百分点至2.5%。其中土地出让金收入上半年同比增长22.4%,而7月单月规模持平去年同期。支出端表现尚可,同比降幅则有所收窄,其中一是包含去年地方债发行为抗疫特别国债让路导致的低基数影响,二是7月新增专项债发行节奏较今年前期有所加速,叠加部分6月发行债券可能存在支出时滞。

第六,后续财政条线的关注点有三:一是下半年后置财政的落地和专项债发行的加速;二是土地市场继续降温带给政府基金性收入的影响;三是明年可能存在的财政前置,前期政策已督促准备2022年专项债项目。

正文

7月财政收入表现平稳,同比增长11.1%,基本持平于6月;排除基数因素后的两年年均复合累计同比在6月的基础上进一步回升。前7个月收入达全年预算的70%,显著高于历史同期水平。分结构来看,非税收入则较前期有所回落;7月财政收入主要依赖于税收收入增速的加速。

7月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11.1%,与前期基本持平;两年复合增长率7.7%,与前值7.4%也基本持平。因此,排除基数因素后的公共财政收入延续了6月的回升趋势,整体表现中性良好。收入进度也是如此,7月财政收入进度占比10.4%,与6月基本一致,略高于近年历史同期水平。1-7月收入进度达70%,显著高于历史同期水平,但也与今年收入目标设置得较为谨慎有关。

收入端得以延续6月的良好表现,主要依赖于税收收入增速的回升。具体来看,7月税收收入同比12.9%,高于前值9.6%,拉高7月财政收入11.5个百分点;非税收入同比-4.0%,较前值的21.3%显著回落,拖累7月财政收入0.4个百分点,这或是由于部分收入提前在6月预收,致使6月非税收入规模大幅增加而7月小幅下行。

四大主要税种中,企业所得税、国内增值税、个人所得税分别贡献财政收入的7.6、2.5、1.0个百分点,其中的国内增值税增速有所回落,与同期经济数据表现相符;但企业所得税增速有明显回升。基于消费的缓慢恢复,消费税整体仍处于负增区间,但高基数之下月度同比降幅依然有所收窄。

7月四大主要税种中,企业所得税增速由2.9%大幅提升至26.7%,拉高财政收入7.6个百分点。企业所得税同比表现较好与低基数因素有一定关系,增速环比回升也与去年6月存在汇算清缴错位导致高增有关。然而排除基数因素后,企业所得税两年年均复合增长13.4%也较6月的12.2%小幅微升,可见基数因素之外其整体表现也并不差,这或与企业所得税申报缴纳时间规则有关。

国内增值税则较前期有所回落,7月同比8.7%,较前期15.7%回落显著;两年复合增长也反映了类似的信息,由6月的6.1%回落至2.6%。个人所得税同比19.0%,与前值基本持平,两年复合增长较前值小幅上行。

国内消费税仍处于负增区间,拉低了全国财政收入0.4个百分点,反映了当下消费部分的修复进程仍有不足;但高基数之下降幅依然由前期的-9.8%缩窄至-6.8%。

外贸环节相关税中,进口环节增值税和消费税、关税增速较前期有所回落,与同期进口放缓吻合;土地地产相关税种涨跌互现;车辆购置税速由正转负,与同期汽车产销数据亦基本一致;证券交易印花税增速有所下行。

外贸环节相关税中,进口环节增值税和消费税、关税增速分别由前期的23.2%、19.4%回落至17.0%、5.2%,反映了7月进口部分略有放缓。而7月外贸企业出口退税增速则由22.1%上行至31.9%,或与低基数有一定关系。

土地与地产相关税种则表现分化,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增速在低基数的影响下分别由前期的17.2%、6.8%上行至40.4%、13.2%,主要受到低基数影响,耕地占用税降幅有所收窄。契税、土地增值税增速则分别由前期的12.0%、16.0%下行至-1.1%、3.4%。

此外,车辆购置税增速由正转负,自6月的4.1%下行至-13.9%,考虑到6月的低基数和5月也是负增长,可以说车辆购置税在5-7月均表现偏弱,这与同期的汽车产销数据均吻合。

证券交易印花税增速也类似,由6月的178.7%大幅下行至-19.5%,排除基数因素后,两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也由前期的62.7%小幅放缓至52.2%。

7月财政支出表观增速由正转负,但这与去年疫情影响下的堰塞湖效应有一定关系,排除基数因素后两年复合增长由前值的-4.0%上行至6.1%。分结构来看,7月支出分项中表现最强的是城乡社区事务,其次是教育、卫生健康、社保就业等分项,两年复合增长有所回升;交通运输项表现仍差,与同期的铁路投资增速显著下行的情况相符。年中政治局会议“加快推进十四五规划重大工程项目建设”定调后,后续这一领域支出是否会有反弹值得观察。表现较差的还有文化旅游体育传媒领域的支出。

7月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录得-4.9%,较前期的7.6%下滑明显。这是由于去年疫情之下,前期的多项支出受到影响致使去年7月支出基数偏高有关。排除基数因素后,7月财政支出两年年均复合增长率则由前期的-4.0%上行至6.1%。未来数月的支出表现预计也将呈现表观增速低、复合增长率高的分化情况,我们在中期策略《后置的影响》、6月财政数据报告中均有指出。

支出进度方面,7月支出进度达6.5%,略低于近年同期的平均水平,可见基数因素之外7月支出仍略显疲弱,这与交通运输等分项的拖累有关——

分结构来看,7月各分项支出增速由高到低分别有城乡社区事务(11.8%,前值0.6%,两年复合增长率由-28.1%大幅上行至39.9%)、农林水事务(4.4%,前值7.5%,低基数影响)、教育(1.0%,前值3.6%,两年复合增长率由-7.0%上行至11.8%)、卫生健康(-2.4%,前值0.8%,两年复合增长率由-10.3%上行至23.1%)、文化旅游体育与传媒(在低基数前提下仍由前值11.9%的下行至-7.6%)、科学技术(-13.0%,前值-0.6%,两年复合增长率由-5.8%上行至4.8%)、节能环保(-14.9%,前值-16.0%,两年复合增长率由-22.4%上行至4.2%)、交通运输(在低基数前提下仍由前值的25.6%下行至-28.1%)、社保就业(-31.4%,前值15.7%,两年复合增长率由0.2%上行至13.5%)。

总结一下,7月各支出分项中,表现最强的是城乡社区事务,其他大部分分项增速的下行是受到高基数的影响,如教育、卫生健康、科学技术、节能环保、社保就业;其中,卫生健康和社保就业由于与疫情相关度较高,在去年支出较多。而文化旅游体育与传媒、交通运输两项,在低基数的前提下增速依然大幅下行。

其中,涉及基建的三项有城乡社区事务、农林水事务与交通运输,三项合计同比由7.6%下滑至-0.4%。交通运输支出的大幅下行与同期的铁路投资数据显著下行表现一致。而城乡社区事务由于同时受到基建支出和一般性支出影响,7月较高增长与哪项有关暂时难以判断。

在土地市场景气度下降的影响下,7月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增速下滑17个百分点至2.5%。其中土地出让金收入上半年同比增长22.4%,而7月单月规模持平去年同期。支出端表现尚可,同比降幅则有所收窄,其中一是包含去年地方债发行为抗疫特别国债让路导致的低基数影响,二是7月新增专项债发行节奏较今年前期有所加速,叠加部分6月发行债券可能存在支出时滞。

7月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由前期的19.6%下滑至2.5%,这与同期的土地市场、房产销售数据的表现相吻合。

支出部分同比增速降幅有所收窄,由6月的-9.5%上行至-1.4%。一则是7月基数较低,这与去年7月地方债为抗疫特别国债的发行让路有关,二则7月的新增专项债发行较前期确有加速,虽规模略小于6月,但不排除6月发行债券于7月支出的情况,从地方债发行到财政资金的拨付本身存在一定概率的时滞情况,这一点我们在报告《专项债、实物工作量与财政进度》中有详细分析。

往后看,8月、9月、12月的新增专项债发行规模均不会太小,则当期或下一期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规模、社融政府债券分项等数据均大概率不会太低,但同比增速则仍需考虑基数问题。

后续财政条线的关注点有三:一是下半年后置财政的落地和专项债发行的加速;二是土地市场继续降温带给政府基金性收入的影响;三是明年可能存在的财政前置,前期政策已督促准备2022年专项债项目。

财政进度大概率加速是接下来的宏观重要线索之一。我们认为需要关注的点有——

第一,下半年财政节奏后置影响的逐渐落地以及专项债发行的逐步加码。其中,8月、9月、12月发行规模大概率不小,尤其值得关注的是12月原本为地方债发行淡季,今年的后置将导致12月新增债规模超季节。这些月份与其下一月的项目开工或将受到影响。

第二,上半年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略超市场预期,累计同比达22.4%,显著超出年初预算增速1.1%,而7月这一收入增速在土地市场持续降温的影响下开始下行,土地市场对广义财政的收入影响初现端倪,未来这一影响预计将持续一段时间。

第三,明年财政节奏大概率将由今年的后置转为前置,各个地方已于7月左右开始筹备2022年专项债项目,这一时点较往年提前2个月,叠加各地在今年逐渐了解专项债穿透式监管模式,明年上半年财政前倾的概率较大,而基数错位对表观增速的影响也值得关注。

此外,尽管10-11月新增专项债的发行规模预计较小,但仍不应忽视同期的再融资地方债仍将带来一定的规模。

核心假设风险。经济下行超预期,海内外疫情超预期。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